危机四伏的侍奉第六章

危机四伏的侍奉  •  Sermon  •  Submitted   •  Presented
0 ratings
· 2 views
Notes
Transcript
失落的群体
我们教会当时充分发挥基 督身体“以服侍为本”的功能,会固定安排罕有的教牧探访 和周三晚上的祷告会。没有人认识我的父母——我的意思是, 真正认识他们;没有人对我们家的实际状况有任何线索;没 有人帮助我父亲看到,他的盲目使他过着善于欺骗和口是心 非的双面人生活;没有人知道我的母亲在她有如圣经百科全 书的知识之下,有多么苦恼。没有人知道!我们是在一间充 满活力的教会积极投入的基督徒家庭,但我们的参与却缺乏 了新约圣经主要的健康成分,也就是:一个训练有素、动员 有力、功用全备的基督身体。这样的信仰生活欠缺了《以弗 所书》第四章、《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及《希伯来书》 第十三章 12~13 节的真理实践。 在我大半的基督徒生活以及部分的侍奉里,并不知道“与 神同行”是需要群体的生活,不知道新约的基督信仰自始至 终摆明是关系性的,不知道试图自行过基督徒生活会有既定 的危险,不知道隐而未现的罪令人盲目的势力(如上一章讨 论过的),不知道自己生活在神所使用的眼目、鼓励、劝告、 坚固、成长等正常媒介之外,不知道基督的身体显出那么多 的消费主义行为和那么少的真实参与,不知道神话语私下的服侍对信徒健康的重要性。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现在了解自己生命中需要其他人,知道自己需要致力 生活在“有意介入、以基督为中心、以恩典为动力、被恩主 赎回”的群体里。我现在知道,我的责任是要找出这种群体, 邀请人来干涉我的私下对话,并对我说一些我不能够或不愿 意对自己说的事情。我意识到自己多么需要警告、鼓励、责 备、纠正、保护、恩慈和关爱。我现在看自己与他人有关连, 不是因为我作了这种选择,而是因为基督身体的头(主耶稣 基督)作了智能的设计。我不能容许自己以为比祂聪明,以 为自己比实际上的还强壮;我不能假定自己没有的成熟度, 以为能够生活在神所设计、使人属灵成长的正常媒介之外而 无所谓;我不能容许自己用侍奉的经验和成功或神学知识来 界定属灵的健康程度;我不能让自己沉醉在周末讲道的服侍 后,那些好心却不是真正认识我的人所给予的夸奖里。我若 是在基督身体之外孤立地生活,就不能以为自己会保持健康 的婚姻。 身为仍然有隐而未现的罪残存在心里的人,若说我生命 里最大的危险就存在于我的心内而非心外,是很正确的吧? 还有,以为自己“独善其身不会有事”的想法,是高度天真, 还是傲慢呢?我并没有任何一刻忘记或贬抑内住的圣灵会在 我犯错时作提醒的工作,但我断定,圣灵也会使用一些器皿 来作这事,藉由祂子民的忠心带来更新人生命的话语,靠着 祂永存的恩典赋予人能力。 我要很难过地说,如今所有这些过分注重个人隐私的基 督教氛围仍然存在,而且很不幸的,它就在许多牧者的生命 和侍奉里盘踞;这些牧者假造、或被容许假造生活在基督身 体之外或之上。许多牧者都是这样,他们的属灵生活在他离 开母会去到另一个城市的神学院进修时,马上就变成更私下的行为了。对许多人而言,神学院成为他们主要的属灵群体, 但这个群体既不注重个人,也没有用牧养的方式来处理圣经, 并和学生的生活引发关连。从这样一个待了三年或更多年的 环境中毕业,既没有受到牧养,与当地教会的关系也相当肤 浅,然后就被并非真正认识他们的教会请去作牧师。更夸张 的事实是,他们本身不是加入教会,而是被遨请去带领教会! 所以,他们的处境,不是自然期待的伙伴关系及相互服侍的 关系,他们不像其他人在加入教会时一样得到正常的期待和 保护。这是一种潜在的不合圣经也不健康的文化,既没有保 护牧者,也没有保守他的侍奉免于危险。 牧者,你知道自己每天都在给出个人尚未完全体验、证 实的事吗?你知道自己每日所思、所望、所言、所行的事, 都在指出内心残存之罪的存在吗?由于这对我们每人都是真 的,所以,我们需要致力生活在神用来保护祂子民的正常媒 介里,从中成圣和成长,岂不也是真的吗?

基要的神学

我要来和你思考三段很熟悉的经文,特别是从它们如何 论到“正常的教牧文化”的角度再次来看。在查考这三段经 文之前,我首先要你鸟瞰所属教会生活中“话语的服侍”。 圣经刻划了两个基本、互赖及互补的话语服侍。首先是公开 的话语服侍,这是指定期向会众公开教导并传讲神的话语, 这构成教会“真理造就”的培训系统;每位会友从讲台得到 同样改变观念、塑造生命的基要真理培训,神所有的子民都 在同样的轨道上,朝同样的方向学习。由于这种公开的话语 服侍是对一群人作的,就必须考虑到听众的接受及应用上的 一般化。为了这种重要的造就服侍,神将某些人分别出来赐给他们这方面的恩赐。 将神的话语具体应用在个别信徒的生活中,使他们清楚 看到在特定的情况和关系中何谓跟随基督,也是很重要的事, 所以神设立第二种话语服侍,也就是私下补充的服侍,这构 成教会“生活纠正”的培训系统。这种服侍并非有不同的内 容,乃是采取每个人已经听到的一般真理,应用在个别信徒 特定的生活中,使他们能够更具体明白“照着所教导的去行” 是什么意思。神为教会所设计的基本话语教导,是要征召所 有祂的儿女乐意、渴慕、受训并主动参与在第二种话语的服 侍里。私下的话语服侍是依据公开话语服侍给人的真理造就 为根基,然后辅导人们把他们在公开的话语教导中所学的应 用在实际生活中。这双轨的培训服侍都不是奢侈闲置的,而 是神为教会“以话语为中心”的成长策略中相当必要的部分。 现在,我们要把这个模式应用到牧者的生活和侍奉中。 第一段经文是《以弗所书》第四章 11~16 节: 祂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 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 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成人,满 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 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 的异端;惟用爱心说诚实话,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全 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 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 当我们一起查考这些经文时,身为牧者的你可能在讨论 过程中,需要对抗心中那股想充耳不闻的属灵骄傲,因为在 你内心深处,你真的不认为所有这些真理都已经在你身上应用得宜了。《以弗所书》第四章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语法结构, 就是“已经而尚未”,我们每个人虽然凭着救赎的恩典都已 经得到恩赐,都拥有圣灵的内住,都蒙受圣经的光照,但尚 未充分及完全明白信仰,尚未全然成熟到像基督,尚未结束 欺骗内心的争战。我们还在“当下”生活和服侍,而就是在 这当下,神为了我们的保护和成长,设定了不可或缺的工具。 我们若告诉自己可以单独生活于这些基本工具之外,就不会 安全或健康。 保罗在这段经文列出“人人始终有责”的服侍目标是什 么?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长大成人,满有基 督长成的身量!这个目标鼓励我们坦白承认:所有的人(甚 至是牧者)在这些目标上都有缺失!我们没有人在真道上完 全同归于一,没有人完全认识基督,没有人完全长成像耶稣。 所以,谦卑承认的含意是什么?就是,我们每个人(是的, 包括牧者)都需要乐意降服于神所使用的媒介,竭诚在我们 的内心和生活上达成这些目标。 认为自己可以在正常媒介之外生活,既定的危险是什么? 在这段经文里也讲得很清楚。我们若试图作神的救赎中并未 设定我们去作的事,就会在生命中的特定方面,在教义的错 误或困惑上,容易受到持续不成熟的影响,生活在受骗的危 险中。我们想一想就能够举出自己的牧者朋友当中遇到的每 一种危险。我辅导过因为不成长而毁了教会的牧者,我遇过 受到最新时尚教义之风摇摆而毁了教会的牧者。我曾经是位 自我欺骗的牧者,认为自己比实际上更认识自己,认为自己 的灵性比实际还好。这些警告不只是为一般的基督徒,也是 为基督身体的每位肢体。它们呼吁在侍奉中的每个人要谦卑 承认自己是在“已经而尚未”的过程中,仍然在为内心的统 治权争战。也因为如此,我们都需要基督身体的警告、保护、鼓励、责备及促进成长的服侍。 神如今选定用来守望、栽培及保护我们的方式是什么? 就是公开及私下的话语服侍。这段经文特别强调肢体对肢体 私下服侍的必要性。神的话语再次具体又清楚地说:“用爱 心说诚实话,„„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 职,„„在爱中建立自己。”这段经文并没有指出,基督身 体里的任何肢体,能够、或是容许生活在基督身体的必要服 侍之外,但我认为正是在这一点上,我们容易受到误导,得 出结论说它实际没有这样的教导,因为它把训练神子民“肢 体对肢体服侍”的责任归给牧者。我害怕我们会不知不觉地 推论,牧者是在其他肢体所需的需要之上。然而,这段经文 从来没有这样教导,实际上,它教导的是相反的事。牧者的 独特地位不仅是训练基督的身体作这种服侍,他本身也需要 他所作的这种服侍的训练。记得,这里说的是“全身”、“百 节”,并没有留下太多例外的空间。我要再次说,我是这么 想的:若基督是祂身体的头,那么其他的都只是肢体,包括 牧者在内,因此,牧者需要这个身体原本被设计去提供的服 侍。 《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 14~25 节甚至更有力地论到这 一点: 身子原不是一个肢体,乃是许多肢体。设若脚说:“我 不是手,所以不属乎身子;”它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设 若耳说:“我不是眼,所以不属乎身子;”它不能因此就不 属乎身子。若全身是眼,从哪里听声呢?若全身是耳,从哪 里闻味呢?但如今神随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俱各安排在身上了。 若都是一个肢体,身子在哪里呢?但如今肢体是多的,身子 却是一个。眼不能对手说:“我用不着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不但如此,身上肢体,人以为软弱的, 更是不可少的;身上肢体,我们看为不体面的,越发给它加 上体面;不俊美的,越发得着俊美。我们俊美的肢体,自然 用不着装饰;但神配搭这身子,把加倍的体面给那有缺欠的 肢体,免得身上分门别类,总要肢体彼此相顾。这里的画面是把基督的身体视为一个由许多相互需要、 相互关联、相互贡献的肢体一起作用的有机体。这些肢体之 间的连结及互信互赖,对身体的健康、功能及成长是如此重 要。所以保罗说,不可能有个肢体对另一个肢体说:“我用 不着你!”或“我可以自行运作得很好,谢谢你!”或“我 已经成长到不需要你了!”在保罗“健康身体”的语言图像 上下文中,这些断言会采取一种不可避免的实际否定。在基 督的身体里也是如此,我还会加上,对牧者的属灵健康及侍 奉活力亦然。牧者是基督身体的一员,他自己迫切需要他蒙 召来训练及带领的这个身体的服侍。这个典范是,一个需要 帮助的人训练人来给予他所需的同样帮助。你就是无法逃避 这段经文的教导。 在一场大型研习会休息的时候,达瑞站在我面前放声痛 哭,丝毫不管别人怎么看他或是听到他在说什么。他内心是 那么迫切,显然是个完全被打败、全然破碎的男人,但其实, 他是个很有恩赐、受神差遣的牧者。他不是与领导同工之间 有傲气之争,不是犯了奸淫,不是沉迷于色情刊物或毒品。 他过去是个易怒、沮丧、苦毒的人,现在是个有迫切需要的 人。他一面哭,一面说:“保罗,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回到教 会,那里没有人认识我,没人知道我家里发生什么事,没有 人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我强迫自己每个礼拜机 械化地讲道,没有人知道我讨厌自己带领的大部分聚会,没有人知道我和妻子周复一周的争闹,没有人知道我的孩子因 为我的缘故开始讨厌福音,没有人知道我呆坐在电视机前面 几个小时。我没有人可以讲话,整个教会里,我没有一个亲 密的朋友。我的家人生活在孤立中,但我不认为有人注意到。 我的妻子有些朋友,但是她说话很小心。我要是中断开会, 开始坦白我真正的情况,我不认为领导同工们能够应付得了。 保罗,我要是和盘托出,让人知道,我就完蛋了,我不知道 怎么回到教会面对这些事情!” 达瑞的情况你听起来很极端吗?我不觉得,因为我一再 听到这种哭诉。我不是说总是到这么迫切的程度,但实在有 太多行礼如仪的牧者失去了喜乐,太多在侍奉中怒气填膺的 人随身携带从过去错误经验学来的自我保护,太多牧者生活 在陷入麻烦的孤立当中而不自知,太多会众和领导同工对他 们的牧者抱持扭曲、不现实、理想化的想象,太多牧者家庭 因为没有受到适当的牧养而失去保护,太多牧者生活在苟延 残喘当中,太多师母幻想着要是离开这个侍奉会是怎么样, 太多牧者的孩子承受父亲每天爆发的愤懑和怒气;太多已将 讲道视为例行公事却无人知晓的牧者站在教会的讲台上。 第三段经文特别界定了私下话语服侍不可或缺的特性, 也是对基督身体(教会)的呼召。《歌罗西书》第三章 15~ 17 节在这一点上非常有帮助: 又要叫基督的平安在你们心里作主;你们也为此蒙召, 归为一体;且要存感谢的心。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 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 互相劝戒,心被恩感,歌颂神。无论作什么,或说话或行事, 都要奉主耶稣的名,藉着祂感谢父神.
保罗刻画了一个有神的话语在心、预备妥当的基督身体, 现在准备好要来作神原本设计她去作的事。那是什么呢?保 罗再次具体谈到:教导和劝戒。坦白说,在大部分的上下文 里,保罗的描述相当激烈,甚至令人不安。他实际上提出, 每位信徒在其他信徒的生命中,都具有教导的功能。这实际 上是“神的百姓始终该有”的典范,这表示,若是那个教会 里只有牧者是唯一的教师,那么,对任何教会和她的牧者而 言,都是不健康的。在这里假设,每位教师,无论神把他或 她放在这个身体的哪个部位,都需要被教导,而所有被教导 的人也都需要去教导人! 请再次留意保罗使用的两个字眼:教导和劝戒。这两个 词最基本的定义就是:“教导”,是使你能够以神的方式来 看生活,这是把生命故事置放在更大的救赎故事里;“劝戒”, 是帮助你以神的眼光来看自己,站在神话语的完美明镜前来 面对真正的你。基督身体的每位肢体每天都需要被教导,要 帮助他们认清那些不符合福音的世界观所残存的假象;我们 每天也都需要接受劝戒,来面对自己仍然以世俗的镜子看自 己,带着对自己扭曲的看法到处去的事实。 牧者,你周围也需要有受过美好训练的教师,以及忠诚 关爱你的劝戒者。若是你容许“自己”成为唯一可以听讲的 日常教师,也容许自己生活在以恩慈为动机的劝戒者保护圈 之外,那么,你就是陷在危险当中。

危险的循环

1)无益的假设
在许多陷入孤立和危险、恶性循环的实例里,起因在于 教会聘请牧者时作了错误及无益的假设。很不幸的,在许多情况下,被聘请的牧者多年来并没有生活在受保护和有成效 的救赎群体里。他与认可他恩赐、培育他的母会分离,去到 一个将信仰学术化、区隔化的地方,受教于不认为有牧养学 生责任的教授。很多时候,由于他努力投入严峻的神学教育 里,以致无法留太多时间给所属教会,只能建立草率的关系。 这或许也表示,他是有点分心的丈夫及缺席的父亲。在这同 时,他自己与圣经的关系更多是为了完成课业,而不是灵修 并滋养心灵。 但是聘请他来的教会倾向于假定,由于他的恩赐及某种 程度的成熟已经被认可,也由于他现在是圣经学者,受过教 牧训练,他就是灵性健康的牧者,能够生活在任何其他信徒 都想要的正常保护及鼓励之外。所以,他们从第一次面谈起, 就设定了一个不适当的假设及导致牧者孤立的文化。
2)不现实的期待
当牧者来带领教会时,这些无益的假设显然会导致整套 不切实际的期待。最大的一点表现就是许多教会从未预期牧 者也会与罪挣扎。然而,牧者并非是不会犯罪的人!由于他 还在成圣的过程里,罪仍残存,还在逐步根除当中。但教会 没有期待他会在为福音争战中感到气馁,没有期待他会有苦 毒或嫉妒。他们期待他是位模范丈夫和父亲。他们没有期待 他懒惰或甘于平庸,没有期待他在自我保护时会厌恶社交和 控制别人。他们期待他会喜乐地承担现今任何人都觉得压力 过重的工作职责,期待他能够满足于显然低于同等教育水平 之人应得的薪水,期待他的妻子全力投入教会事工并且买一 送一。他们没有期待他也有某个时刻怀疑神的美善,没有期 待他在开会或讲台上出于对人的害怕而不敢作或说神呼召他 去作、去说的事情。他们没有期待聘请一位有瑕疵的牧者,仍然迫切需要他蒙召去服侍之人同样的恩典。
3)对真相保持缄默
在大部分的情况下,一般教会的教牧文化(牧者与领导 同工及会众关系的性质和特征)是从牧者在那间特定教会早 先服侍的年日开始产生的。若聘请他的领导同工们已经事先 获知在恩赐、经验及技巧背后的,是什么样的人;若他们已 经警告他说,他是进到一个有意介入、以基督为中心、以恩 典为导向的救赎群体,那么接下来就会要求他参与并接受基 督身体的服侍,答应那些寻求与他建立关系的人作为守望他 生命的器皿。若聘牧的过程没有设法得知准牧者的心,若早 先没有清楚说教会要全力牧养他们的牧者(不只是对他负责, 而是用耶稣基督的福音来服侍他的心灵),那么他大部分的 侍奉,可能是在个人的孤立、与大部分非正式关系断绝的环 境中进行。弟兄姊妹及领导同工不会对牧者“用爱心说诚实 话”,牧者也对那些不习惯与他有那种关系的人保持缄默; 人们有可能是更多“议论他”而不是“跟他说话”,然后他 可能更隐藏而非坦诚。这绝不是神对这个恩典的团体(教会) 原先的设计,也不是祂要教会作的事。
4)缺乏实时的干预
《希伯来书》第三章 13 节“天天彼此相劝”的吩咐告诉 我们,由于残存的罪,我们自欺的能力原来这么大,需要别 人经常、甚至每天的干预。我们都需要这种干预的服侍,某 人可以干涉我们的私下对话,帮助我们以更合乎圣经的准确 眼光来看自己,直到不再犯罪。但是当所属教会对牧者作了 错误假设,没有邀请他进入关爱的坦诚文化里,还容许他过 着实际上与基督的身体分离的生活时,他就无法接受到每位牧者都需要的,以基督为中心、拯救心灵的干预.
5)揭露真相时失去尊敬
接下来发生的是,牧者倾向于持续隐藏他的属灵状态, 过着私下和公开之间差距愈来愈大的生活。惟有当这些挣扎 已经进展到无法再隐藏的地步,他才会向领导同工或更多肢 体承认。这不是说牧者一直在做什么重大的掩饰,只是从起 初教会错误的假设、牧者保持缄默及逐渐孤立的文化氛围, 自然导向的结果。当牧者最后承认时,他是从他所站立的那 个既不合乎现实、也不合乎圣经的基座上垮下来,而在他身 边的群体则是闻之震惊丧胆,对他的尊敬跌落谷底,因而无 法以他曾经为弟兄姊妹做的、也是他本身现在迫切需要的福 音恩典来服侍他。
6)功能不良的复原体系
教会在面对这种震惊及失去对这位牧者的尊敬时,只会 想要越过对他的服侍,以他们能够再次尊敬和跟随的人来取 代他。所以,教会除掉了这个问题,脱离了领导危机,但牧 者和他的家庭却伤亡了!这位牧者内在的问题没有得到合乎 圣经的对待,他没有学到更深的属灵洞见,没有经历福音更 新生命的恩典。不仅他本人要承受牺牲者的苦果,他留在背 后的领导同工们也变得愤世嫉俗,不愿意面对自身领导文化 的疲弱无力。这个画面太阴暗了吧?我希望能够说,这的确 是太过于阴暗了,但我亲眼目睹了这场悲剧的不断进行。
7)看不到牧者明显的悔改和成长
我们应当尽力关心牧者持续的属灵成长,为他代祷,而 不应当假设这会自动发生。我们应当敦请牧者在一个彻底活出福音的群体里,严肃看待此事,并邀请他进入这种互信互 爱的真诚关系,在其中不断成长。当牧者从一个侍奉场所换 到另一个侍奉场所,却没有在恩典的神所显明的事上成长时, 是很可惜的。要知道:你眼睛所见或耳朵所听关于牧者的过 错、软弱或失败,都不应当看作是麻烦或阻碍,而要始终视 为恩典。神爱这位牧者,祂向你显明他的需要,使你能够成 为祂的器皿,来帮助你的牧者改变和成长。
8)把问题带到下一个侍奉场所
离婚通常会使丈夫或妻子停止成长,当牧者解除他与教 会的关系,换到新的侍奉场所时,通常也会阻碍或抑制他的 成长。伴随这种分离所带来的许多误解及来回的控诉和伤害, 很难让牧者以客观、准确的方式看自己,而这却是他拓展视 野、坦白认罪和诚心悔改所必须的。事实上,通常情况比这 还糟糕,离职的牧者会认为,他的问题不在于与罪挣扎,而 是他太过天真的坦白。所以他默默决定,绝不再把自己放在 这种情况中重蹈覆辙。我在写本书的时候,想起有一位老牧 师跟我说,他认为牧者生存的唯一方法,就是活在缄默和隔 离里。
9)羞辱基督的名
这整个不幸的过程否定了福音更新生命的大能,贬抑基 督赋予祂教会的恩赐,减弱福音的传讲,降低教会的服侍, 至终羞辱了基督的名。
事奉契机
我们岂不该努力建造所属教会的文化,鼓励、要求并帮 助牧者作榜样,活出耶稣基督的福音改变人心和更新生命的 大能吗?我们岂不该假设,残存之罪的存在和势力,仍然活 在每位牧者的内心吗?然后,我岂不该推论说,牧者生活在 基督身体必要的服侍(即守望、保护、对质、鼓励、成长、 修复)之外,是危险的吗?我们岂不该退后一步,反躬自省 这些题吗?你若是牧者,你会生活在基督的身体之上或之外 吗? 你寻求别人赋予洞见的眼目和智慧吗?有人认识你—— 我的意思是,真正认识你的内心吗?牧者,你渴望得到牧养 吗?你若是信徒,你们教会是竭尽所能地帮助牧者从基督身 体的服侍中得益吗?你们的牧者是生活在一个以福音为中心、 坦诚和关爱的文化里吗?你们是在牧养你们的牧者吗
Related Media
See more
Related Sermons
See more